古韵味散文(精选5篇)

作者: 时间:03-26 阅读:
古韵味散文(精选5篇)

  古韵味散文(一):

  秋之韵味

  秋是静美的。

  太阳渐渐隐去了他的热情,风轻轻一吹,便吹走了夏的躁热,送来秋的温凉。不冷不热,气候宜人,丝丝凉意,让人神清气爽。清清爽爽,伶伶俐俐,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初秋的气息。夏之华章仍在,到处是一派葱葱笼笼的繁茂景象。清晨,晶莹的露珠撒满茵茵绿草,仿佛镶嵌在碧玉上的颗颗珍珠,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。黄昏,踏着落日的余晖行走在树林间,轻轻的、淡淡的,草清新的味道沁入心脾,恬淡自然。

  初秋的天空空旷豁达,清透高远。碧蓝碧蓝的苍穹里,总有大片大片的云朵相随,风吹云动,云随风移,看似漫不经心地云卷云舒,却又似精心彩排的轻歌曼舞,洁白的纱裙轻盈飘动,曼妙的舞姿清新淡雅。仰望,那份清澈直击心底,灵魂被净化,心境如明朗的天空,思绪也随着云朵飞扬。

  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秋叶,以她特有的风姿,带给世界一片迷人的诗意。也仅有到了秋季,我们才有幸欣赏到那些形状各异,色彩斑斓的叶子。登山望远,层林尽染,仿佛置身于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油画之中,真有人在画中游的美妙感觉。天气转凉,秋风渐起,秋挥挥手,即将告别这美丽的一季。她退去华彩,素面朝天;她告别了热闹喧腾,安于宁静悠远;她告别了一世繁华,回归朴实简单。秋悄然而至,只是默默地,默默地一路前行,一切只为了母亲的休养生息,一切只为积聚力量,厚积薄发。于无声无息间,草木枯萎泛黄,纷纷凋谢,但你看不见一点悲伤。看,落叶满怀喜悦,如一只只飘飞的蝴蝶,身姿轻盈,优雅飘落。那片片红的、黄的,绿的叶子,如漫天飞雨纷纷洒落。她们呼朋引伴,肩并着肩,手牵着手,一会儿飘到树下,一会儿飘到田间,一会儿飘到河面……仿佛做着愉快的团体旅行。飘啊,撒啊,落啊,那美妙的叶子层层叠加,又为大地母亲垫序了一张软软的、厚厚的五彩地毯。走在林间,脚下沙沙作响,迎着秋日正午和煦的暖阳,秋的温润于心底悠悠氤氲,虽无春花的姹紫嫣红,但却胜似偎红倚翠的陶醉,心是那样的悠然安闲。

  秋是欢腾的。

  薄凉如水秋意浓,菊艳枫红丹桂香。那热情如火枫叶为这个秋增添一份华彩,也带来一丝丝暖意。花朵也不甘示弱,尽管天气渐凉,却依然没有阻止住花开的脚步,依然抵挡不住花开的热情。公园里五颜六色的鲜花竞相开放,一朵朵金色的孔雀草,一簇簇如火的串红,一片片紫色的薰衣草……从盛夏开到如水的秋凉,她们以最美丽的姿态展此刻观者面前,我不禁由衷地赞叹,赞叹她们经受着烈日炎炎的炙烤,赞叹她们饱尝风吹雨打的煎熬,赞叹她们改变境遇后的乐观。她们虽没有温室里的花娇媚,但却让千千万万的人感受到她们的坚强。

  北方秋季里最具有风骨的要数菊花了。深秋时节,菊花不畏秋寒,凌霜傲然开放,从古至今,多少文人墨客对她钟爱有加,多少咏菊的诗篇千古流传。菊花品种繁多,“名种菊逾百,花开丽且妍”.君不见,菊花如亭亭玉立的少女,“粲粲黄金裙,亭亭白玉肤”,“暗暗淡淡紫,融融冶冶黄”,极具阴柔之美。菊花鼎盛之时,她既有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怡然自得,又有“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尽百花杀。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。”的磅礴气势。菊的高风亮节,“荷尽已无擎雨盖,菊残犹有傲霜枝。”“宁可抱香枝上老,不随黄叶舞秋风。”菊--不愧为花中君子。

  穿梭在野草鲜花间的昆虫也忙得不亦乐乎。它们的生命短暂,这一季节是它们最终的完美时光。大部分秋虫都在呢喃低语,仿佛在互相道别。而蟋蟀则与众不一样,雄蟋蟀在这一季最为抢眼,最为高调,嘟嘟的叫声此起彼伏,打破了秋夜的宁静,它们在极力展示着自我的强壮与强势,霸占地盘,吸引异性。秋后的蚂蚱已经度过了整整一个夏季,此刻它们用尽最终的力气在草丛里蹦跶。秋后的蚊子嗡嗡地叫嚷着,它更加歹毒,狠狠地盯住你不放。

  小动物们忙忙碌碌地准备着过冬的粮食,忙着大吃大喝,储备脂肪。一群群大雁成群结队,时而排成人字,时而排成一字,急急地向南方飞去。

  最忙碌的要数农民了,他们个个脸上洋溢着喜悦。田野里,果园里到处是一片喧闹欢腾,农民们爽朗的笑声,现代化的收割机隆隆的响声,交织成一首欢快的乐曲。那金色的玉米、雪白的棉花……那橙色的南瓜,翠绿的白菜……那红彤彤的苹果,黄澄澄的梨……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!每逢秋收时节,儿时记忆里打谷场的欢闹景象总会在脑中浮现,记忆深处的甜又在心中荡漾,久久不散。

  草木枯荣,四季轮回,悠悠然,岁月已走过生机勃勃的春,五彩缤纷的夏,迎面走来了硕果累累的秋。秋满载着丰收的果实,满载着胜利的喜悦,脸上充盈着欣慰与安宁,不带有丝毫骄傲与炫耀。如果赋予四季以生命,那么我说,此时,秋正值不惑之年。因为,她已走过了青涩懵懂,走过了张扬浮夸,一切繁华落尽后,留下的是秋的沉静与优雅。

  秋,风韵犹存,美丽依旧。

  秋是深沉内敛的。

  或许是因为年逾不惑,心,已渐趋平静安宁。早已过了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年龄,应对春去秋来,应对寒来暑往,一切都能很坦然。即使看到秋叶落尽后光秃秃的枝桠,也不再有“自古逢秋悲寂寥”的伤感。一切顺其自然,该走的必定会走,我们没有本事也无法挽留,唯有默默地祝福她一路走好,因为我们年年都会在天高云淡的日子里幸福相见!

  喜欢秋的成熟稳重,富于内涵;喜欢秋的冷峻旷达,洒脱奔放;喜欢秋的优雅端庄,恬淡安然。走过了春,走过了夏,秋拥有了一切,却是那样低调淡定。因为,她明白极度绚烂后终究要返璞归真;她明白风起云涌后终究要尘埃落定;她明白潮起潮落后终究要平静如水。独对黄昏,沐浴在淡淡夕阳下,微风轻吻着脸颊,耳畔传来絮絮的秋日私语,秋的温润在无边的暮色里绵延……

  轻拈一片秋叶,轻饮一缕秋风,轻撩一波秋水……

  秋之韵,秋之味,我在这一季沉醉!

  古韵味散文(二):

  古津桥头

  桥是有灵魂的。

  他是一座古桥,古褐色给他染上陈旧的韵味。

  他的双眸已被时光覆上一层风霜,他的身躯呈现佝偻的弧度。可即使如此,荻花零落,仍有过客来往。他们只是低着头,行色匆匆,袖间留下羁途的尘埃。

  他细细嗅着尘土的味道,可最终却使他自我变得尘土覆身,残破不堪。夕阳无语地躲在他的不远处,默默地望着他。他回望一眼,满目苍凉。

  他在这呆了许多年,明明,他并没有去过远方。可他却好像见过远方,在过客身上。

  他看到过壮士好汉露出脚趾略显寒酸的草鞋,宽大的脚掌早已踏遍江湖,历经风霜。也看到过闺门女子精致小巧的绣花鞋,迈着轻盈有姿的小碎步,走过少年红妆。也有书生诗人稳健而又沉重的步伐,吟啸高歌,尽得风流。也有老人老妪细水长流的搀扶,颤颤巍巍的步伐也有岁月的静好。

  匆匆而过满身铜味的商人,沿街叫卖韵味十足的小贩,朱红轿顶的达官贵人,以及刀光剑影的侠客。这些画面,他记得很清。可是,他似乎总是注视着来往的行人,以至于忘记了身下的水色潋滟和摇曳生姿的垂柳,青叶化作黄花,青丝化作黄发。

  最终,停留在那里的,依旧仅有他自我。每个星夜孤寂的夜晚,他的眼中总会浮现夫子负手而立落寞的身影,孤独的时候,他就会把玩过客掉落的方孔铜板,怀念窈窕淑女飘来的脂粉花香。似乎,他已经习惯了。明天,他本该盼望明天的。

  古韵味散文(三):

  风不语,风过流年,风化着时间……

  时光终是无言,回忆穿越千年的尘烟,灵魂忧伤地滑过寂寞纤指。回望中华五千年,丹青揽尽春秋韵,岁月悠悠之上驰。诗词若一杯香茗,回旋在历史的隧道中,恬淡却不失芬芳,越品越香……

  诗鼎盛于唐,词则是宋,固有称号“唐诗宋词”。诗中佳句仿佛有魔力,引人入胜,美景如画,诗词便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这一景致。“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”的热情奔放;“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灿烂缤纷;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”的无限愁思,还有“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”的傲然芬芳。

  似“远看山有色,近听水无声”一句,画中之景感人,而诗中之画迷人。诗词本就很美,美丽的风景,复杂的心境在诗词中展现,古韵悠长。

  我并不喜欢拔地而起的高楼,川流不息的道路,而更倾心于古色古香的建筑,“小桥流水人家”中的恬淡……即使喧闹,也如“车水马龙”形容的一般。为此,我在书海中找寻,历史、诗词,去翻阅,去徜徉在其中。读过于丹的《最美古诗词》,安意如的《陌上花开》诗词的评析,背后的故事,品味着其中的韵味,乐意之至。所谓“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作诗也会吟”,若然,唐诗宋词,我能背出许多,里面的哪些意象,寥寥几字就让人浮想联翩,是靠自我去悟得的,并不一样于白话文的通俗易懂。

  我很佩服那些才子佳人,诗仙李白的浪漫,诗圣杜甫的忧国忧民,诗豪刘禹锡的豪情壮志,才女李清照的婉转清丽,纳兰性德的“冠盖满京华”。诗中寓情,不论是什么情,读者那朗朗上口的文字,也不论你是否亲身经历过,若你感性,也会被深深触动吧!

  从小练习书法的我,一笔一画,这是先人的智慧,是宝贵的文化遗产,我研究它的写法,也探索它的意境,诗文、碑文总有那么一段故事,我想听它的诉说……

  诗情画意的文字能打动人心,而韶华流逝,浮光掠影,就像一场海市蜃楼,渐渐长大的我,笔下流淌出的文字也渐渐换了个味儿。

  周围的人惊诧于我所了解的历史之多,出口的诗词之多。那是二者互相结合,从古诗文中探索历史的痕迹。

  《诗经》之雅,汉赋之韵,建安风骨,唐诗浪漫,宋词理性……诗词中所包含的情感不会消失殆尽,香飘十里,宛如一坛美酒,越酿越醇。

  心因这古韵悠长而暖,物随心转,以一种浪漫不乏理性的心态看待万物,在时光的长河里,看花开花落、云卷云舒,用有情的笔,为岁月写就衣袂诗行。心随着那缕古韵飘向远方……

  古韵味散文(四):

  此刻,我们都生活在一种别样的目光的世界里。这样的生活似乎很是普遍,很是寻常。不明白所谓的那些悠闲与先古时期的悠然,到底是个什么滋味。可是,这样的生活也是别有韵味。

  劳累的身体,在大都市里奔波,很多人都是一般的模样。我们每一个人都似乎是他人的翻版,在别人的身上似乎都能够找到我们自我偶尔的掠影。这样的生活,我们不能够去怨谁,不能够去纠结这样的日子到底是因为别人还是自我的问题。归根到底,我们这样貌的生活,这样貌的奔波都是因为我们在这都市里蜗居而已。

  蜗居的生活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无奈和失落,我们在这无奈的纠结中开始思考这未来的生活和每个人未来的道路。所无奈的总是无言的,所无言的总是无语的。这般的日子总是在我们每一个人的未来道路中有着各样的穿插交错,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人生的道路与抉择。我们所能够选择的虽然能够说有着很多,可是,归根结底地来说,还是仅有着那一点点的日子的主宰权。为之奈何。

  所以,我们虽然还是这世界上过着各种各样的日子,可是,只可是是一群在这都市里的寄居体而已罢了!可是,虽说是寄居,可是,我们还是应当有着更为广大的愿景和为之努力的方向。仅有此,才不愧为之世上一遭。

  这般的选择因之而有着别样的风景,蜗居与有着梦想的寄生,还是两样事物的罢!

  可能这有着一种笑话般的感觉,甚可说是一种教人有着一种自欺欺人的荒诞感。然却,人总归还是这般要活着的。所以,所谓的梦想,所谓的愿景总是这般支撑着我们的人生。也正是有着这样的支撑,才使得我们的生活显得不至于太过于苍白。

  劳累罢,习惯罢,这样的日子就这样貌的在人生中蜿蜒前行,也就这样貌地我们有着各自的悲欢离合。

  古韵味散文(五):

  桂林山水

  到了桂林,每日应对着这胜甲天下的桂林山水,看着它在朝雾夕辉、阴晴风雨中的变化,实在是一种很大的享受。于是众心里,羡慕起住在桂林的人们来了。虽然早在二十三年前,抗日战争时期,我在桂林的八路军办事处工作过半年多;但那时候,一来年青,二来也没有看风景的心境,除了觉得这些山水果真奇展品,七星岩里还能够躲躲空袭之外,于它的胜美之处,实在是很少领略的。一九五九年夏天——刚好过了二十年,李可染同志由桂林写生回到北京,寄了一幅画给我看,标题是《桂林画山侧影》。一下子,我就被画幅吸引了,画面把我带了一种能够说是幸福的回忆中——不仅仅是桂林的山水,连同和这相关联的那一段生活,都在我记忆里复活起来。那些先前不曾领会的,如今领会了;先前不曾认识的,如今认识了。桂林山水,是这样逼真地又出此刻我面前。这时,我惊叹于艺术的力量之大,感人之深。并且惊叹之余,还诌了这样四句不成样貌的旧诗寄他:

  皴法似此并世无,墨犹剥漆笔犹斧;

  画山九峰兀然立,语意新出是功夫。

  这次重到桂林,置身桂林山水之间,使我又想到了可染同志的这幅画。于是就记忆,印证了画与山的关系,艺术与真实的关系;明白了它们怎样地从自然存在,经过画家的劳动,变为有生命的、能够打动人心灵的艺术作品。

  桂林山水的宜于入画,古人早已注意到了。宋代诗人黄庭坚就写道:“桂岭环城如雁荡,平地苍玉忽嵯峨。李成不生郭熙死,奈此千峰百嶂何。”诗人的意思,恐怕不止是说当时画家画桂林山水的少,还在说,即使李成、郭熙在,也还没有画出如桂林山水的这般秀丽来吧之后元明人多画黄山,到清初的石涛,由于他的出生桂林,才把他幼年的印象,带入山水画中,构成了独特的风格。到了近代,山水画大师黄宾虹,便以能“遍写桂林山水”为生平得意,齐白石更说“自有心胸甲天下,老夫看惯桂林山”了。所以看起来,桂林山水的入画,对于丰富中国山水画的技法,该是不无关系的。

  至于在文学上,为桂林山水塑造出一种形象,为人所公认,并能传之千古,恐怕至今还要推韩愈的“江作青罗带,山如碧玉簪”两句。他把桂林山水拟人化,比喻为一个素朴而秀美的女子,确是有独到的观察。虽然这种形象,在我们时代的生活里已桂林山水的面貌和性格来的。这次到桂林,登叠踩山,攀明月峰,凌空一望,果然,漓江澄碧,自西北方向款款而来,直逼明月峰下,然后向东一转,穿桂林市,绕伏波山、象鼻山,向东南而去。正象一条青丝罗带,随风飘动。而周围的山峰,在阳光和雾霭的照映中,绿的碧绿,蓝的翠蓝,灰的银灰,各各浓淡有致,层次分明;正象美人头上的装饰,清秀淡雅。

  概括一带自然面貌,塑造出鲜明的形象来,在文字上是不容易的,往往不是过分刻画,就是失之抽象。难怪之后的诗人,包括那些知名的如黄庭坚、范成大、刘后村等等,虽都到了桂林,写了诗,但却没有一个形象如韩愈的这般概括而生动。范成大写《桂海虞衡志》,极力状写桂林山水的奇异,结果是人家不相信,只好画了图附去。可见用语言文字,表现一些人所不经见的东西,是需要一点艺术手段的。

  古人于描述山水中创造意境,不独描述自然的面貌,是早有体会的。所以山水画、风景诗,才成为作者思想与人格的表现。柳宗元的遭贬柳州为“摎人”,终日“施施而行,漫漫而游”,结果是写出了寻些意境清新、韵味隽永的散文来。试读众《桂州訾家洲亭记》以下,至《至小丘西小石潭记》的十来篇,在描述桂林一带的山水上,真是精美无匹。这些散文虽只记述一次出游,或描述一丘一壑,一水一石,长不逾千,短的不到二百字,但那观察之细微,体会之深入,描绘之精确,文字之简洁,在古代描述风景的散文里,能够说是少见的。柳宗无在这些文章里创造了一系列前人所无的境界,到最终,却自我写道:“坐潭上,四面竹树环合,寂寥无人,凄神寒骨,悄怆幽邃。以其境过清,不可久居,乃记之而”(《而至小丘西小石潭记》)他对这样的山水得出一个“清”字的境界来,这于他那个时代的桂林的自然面貌,并自身遭遇的感受,是十分确切的。但当他概括地写到桂林的山,便也仅有“发地峭竖,林立四野”八个字了。

  在散文里面,描述桂林山水的的真实性、具体性上,倒要推徐宏祖的《徐霞客游记》。他的散文很少概括和比拟,但却忠实而详尽。读起来你不免要为他的游兴所动,为他的辛勤所感,为他的具体而生动的记游所心向往之。可是你要想从他的记述里去想象桂林山水到底是什么样貌,却也不易。他自我就说:“然予所欲睹者,正不在种种似也。”他是另一种游法,另一种写法的。他记述自然面貌,道路里程,水之所出,出之所向。人的游记,不独是好的文学作品,并且留下许多有用的科学资料。所以看起来,徐宏祖倒是古今第一个最会游历的人。他的不辞辛苦地游,倾家荡产地游,走遍天下,所到之处,如实记载,即兴发抒,不拘一格,不做规拟,倒成了他的散文的最能引人入胜的特色。

  所以从古以来,山水怎样看,恐怕是各人各有心胸的。但一切既反映了自然真实面貌,又创造了崇高意境的,则无论是绘画、诗、散文,都成为了我国人民的精神财富,为我们伟大祖国的富丽山河,赋予了种种完美的形象和性格,启示了和发展着人们的爱国主义思想情感。

  桂林山水,毕竟是美的。早晨起来,打开窗子,便有一片灰得发蓝的色扑进房子里来,照得房间里的墙壁、书桌,连同桌上的稿纸,都仿佛有一层透明的岚的照耀,绿得更深,红得更艳了。

  当然,这是太阳的作用。太阳这时还在山那面,云里边。由于重重山峰的曲折反映,层层云雾的回环照耀,阳光在远近的山峰、高低的云层上,涂上浓淡不等的光彩。这时,桂林的山最是丰富多彩了:近处的蓝得透明;远一点的灰得发黑;再过去,便挨次地由深灰、浅灰,而至于只剩下一抹淡淡的青色的影子。可是,还不止于此。有时候,在这层分明、重叠掩映的峰峦里,忽然现出一座树葱茏、岩石堎增的山峰来。在那涂着各种美丽色彩的山峰中间,它象一是一个不礼貌的汉子,赤条条地站在你面前——那是因为太阳穿过云层,直接照在了它身上。

  之后,便能够看到,漓江在远处慢慢地泛着微光,一闪一闪地亮起来了。太阳把漓江染成了一条透明的青丝罗带,轻轻地抛落在桂林周围的山峰中间。

  这时,你能够出去了。无论走到什么地方,有时是转过一幢房子,忽然一座高倚天表的山峰,矗立在你面前。有时是坐在树下,透过茂密的枝叶,又看到它清秀的影子。或者在公园的亭子里,你刚探出身,一片翠幕般的青峰,就张挂在亭子的飞檐上。如果站在湖边,它那粼粼波动的倒影,常常能引起你好一阵的遐思。

  这样,桂林山水,总是无时无处不在你的身边,不在你眼里,不在你心里,不在你的感受和思维中留下它的影响。

  可是,如果住在阳朔,那感觉不知会是怎样的就去过一次印象说,只好用“仙境”二字来形容。那山比起桂林来,要密得多,青得多,幽得多,也静得多了。一座座的山峰,从地面上直拔了起来,陡升上去却又互相接连,互相掩映,互相衬托着。由于阳光的照射,云彩的流动,雾霭的聚散和升降,不断变换着深浅浓淡的颜色。并且,阳朔的山,不像桂林的那样裸露着岩石,而是长满了茂密的丛林,把它遮盖得象穿上了绿色天鹅绒的裙子。这还不算,最妙的是在春天,清明前后,在那翠绿的丛林中,漫山遍野开满了血红的杜鹃。就象在绿色天鹅绒的裙子上,绣满了鲜艳的花朵。这使得人在一片幽静的气氛中,能生发出一种热烈的情感。

  到阳朔去,最是是坐了木船在漓江里去。单是那江里的倒影,就别有一番境界。那水里的山,比岸上的山更为清晰;并且因为水的流动,山也仿佛流动起来。山的姿态,也随着船的位置,不断变化。漓江的水,是出奇的清的,恐怕没有一条河流的水能有这样清。清到不管多么深,都能够看到底;看到河底的卵石,石上的花纹,沙的闪光,沙上小虫爬过的爪痕。河底的水草,十分茂密。长长的、象蒲草一样的叶子,闪着碧绿的光,顺着水的方向向前流动。

  从桂林到阳朔,有人比喻为一幅天然的画卷。但比起画卷来,那山光水色的变化,在清晨,在中午,在黄错,却是各有面目,变化万千,要生动得多的。尤其是在春雨迷蒙的早晨,江面上浮动着一层轻纱般的白蒙蒙的雨丝,远近的山峰完全被云和雨遮住了。这时仅有细细的雨声,打着船篷,打着江面,打着岸边的草和树。于是,一种令人感觉不到的轻微的声响,把整个漓江衬托静极了。这时忽然一欸乃,一只小小的渔舟,从岸边溪流里驶入江来。顺着溪流望去在细雨之中,一片烟霞般的桃花,沿小溪两岸一向伸向峡谷深处,然后被一片看不清的或者是山,或者是云,或者是雾,遮断了。

  这时,我想起了可染同志的《杏花春雨江南》……

  可是,之后,“画山”在望了。陡峭的石壁,直立在岸边,由于千百万年风雨的剥蚀,岩石轮廓分明地现出许多层次,就象无数山峰重叠起来压在一齐。这些轮廓的线条,层次的明暗,色彩的变化,使人们把它想象成为九匹骏马,所以画山又称“画山九马图”。九匹骏马,矗立在漓江岸边的石壁上,或立或卧,或仰或俯,或奔腾跳跃,或临江漫饮,看上去确是极为生动的。可是,可染同志的那幅《桂林画山侧影》,同时在我记忆里复活起来,并且是更为生动地在我面前出现了。

  画的篇幅不大,并且是全不着色的白描。整个画面,几乎全被兀立的山岩占满了,只在画面下部不到五分之一的位置,有一排树木葱茏的村舍,村前田塍上,有一个牵牛的人走来。但这些都不是画的主体,也不引起观者的异常的注意。而一下子就吸引了观者的,正是那满纸兀立的山岩。山岩象挨次腾起的海上惊涛,一浪高过一浪,层层叠竖,前呼后拥,陡直地升高上去,升高上去,直到顶部接近天空的地方,才分出画山九峰的峰峦来,而山岩石壁,直如斧劈斩一样,棱嶒峻峭,粗涩的石灰岩质,仿佛伸手就能触到。于是整个画山,现出一种雄奇峻拔、咄咄逼人的气势。这时,在我面前,画山仿佛脱离开周围的山而凸现出来,活动起来,变成了一个有生命,有血肉,有思想和情感的物体。自然存在的山,和艺术创作的山,竟分不出界限,融为一体。

  可是,这只是一刹那间事。等到画山过去,印象消逝,在我记忆里,便只剩下一种雄奇的意境,奋发的情思了。……

  坐在船头,我木然地沉思着,并且象是有所领悟地想到:人的劳动,人的精神的创造,是这样神奇!它象是在人和自然之间,搭起了一座神话中的桥梁;又象是一门神话中的金钥匙,打开了神仙洞府的门。人们经过这桥梁,走进这洞门,才看清了自然的底蕴,自然的灵魂。

  桂林山水,从地质学的观点看来,可是是一种“喀斯特”现象:石灰岩的炭酸钙质,长期为水溶解,而构成“溶洞”地区。除桂林外,云南的石林,也是地质上所谓的“喀斯特最发育”的地区。作为一种自然现象,它们本身原无所谓美丑。它些山水的美,和有些山水的不美,或不够美,原是人在社会生活中,长期观察和比较的结果。而这美丑的观念,正是人对自然界施加劳动和意识作用的产物。人对自然的这种劳动和意识作用,已经是历史构成了,自然美也就成为了一种独立的客观存在。并且,在不一样的时代和阶级,不断地改变着人对自然美的观点,而使得人对自然的认识,日益深刻和丰富起来。

  山水画作为一种艺术,从古以来就成为了帮忙人们认识自然,欣赏自然美,进而帮忙人们“按照美的法则”,改造自然的一种手段。和所有的艺术一样,它的力量是建筑的对自然的深刻观察深刻,并且描述具体;因而看起来真实并且有力。结果,就使你从对山水的具体感受中,不知不觉进入了画家所创造的精神境界。无论是雄伟,无论是壮丽,无论是种种能够使你对祖国山河油然而生的爱恋情绪。这时,你会感觉到,你的爱国主义是具体的,有力量的,是饱和着自我的经验和感受在内的激昂奋发的情绪。于是,画家的劳动,也就在这时得到了报偿。

  可染同志近年来画了不少写生作品,他把自我这种创作方法叫做“对景创伤”。在这些作品中,当然没有凭空虚构,但也没有临摹自然。他总是描述一个具体对象,并且把所描述的对象放在一个具体刻画中,去表现对象的精神世界。这样,就在这些叫做“写生”的作品中,产生了那种人人能够看得见,感觉到的祖国河山具体而又普遍的典型性格。

  也许正是在这一点土吧,《桂林画山侧影》成功了。它透过对桂林的石炭岩质的真实而大胆的刻画,表现了桂林山水的精神面貌。因而对观众,对我,产生一种能以根据自身经验去进一步认识生活的艺术的力量。